腹黑总裁冷娇妻

薄荷厉庭琛《腹黑总裁冷娇妻》

简介: 主人公叫薄荷厉庭琛的书名叫《腹黑总裁冷娇妻》,是作者梦幻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薄荷一直都知道……

分类:女生言情小说

作者:梦幻

主角:薄荷厉庭琛

状态:连载中(还没有大结局)

更新:2022-05-12 19:36

《腹黑总裁冷娇妻》精彩点评:

    主人公叫薄荷厉庭琛的书名叫《腹黑总裁冷娇妻》,是作者梦幻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薄荷一直都知道厉庭琛不爱他,可她依旧选择嫁给他,然而婚后不到一年,因继妹的从中作梗,她和厉庭琛彻底决裂,离开前,骗他说把孩子打掉了。五年后,因为工作原因,以一个小有名气的摄影师,带着四岁多的萌宝,她再次回到国内,和厉庭琛产生交集。同时也因为叶菁的作死,她忍无可忍,绝对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腹黑总裁冷娇妻》小说试读

    第17章

    邢臻看不下去,强行的拉着薄荷坐在自己的车里,眼下只能先把她带到自己的家里,天气这么冷,这女人不要命了?

    路上,不管邢臻问她什么,她都不回答,双目无光的死死的盯着前面,用活死人来形容现在的她,一点也不为过。

    邢臻先来一条大毛巾丢在薄荷头上“你自己擦擦,到底发生什么了?厉庭琛呢?”

    薄荷听到厉庭琛,才微微有了反应,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虽然邢臻对薄荷没什么好感,但看见她现在这个样子,还是有些担心。

    无奈,邢臻只好拿过毛巾,替薄荷擦拭。

    良久薄荷才开始停止发抖,慢慢恢复身体的正常机能。

    薄荷依旧死盯着眼前,嘴唇冷的发白。邢臻无奈,把空调调高,以防薄荷冻感冒。

    就在邢臻以为薄荷不会再开口的时候,薄荷的微弱的声音飘了出来“厉庭琛出轨了。”

    邢臻闻言皱着眉“不可能。”

    薄荷终于转移了目光,抬头看着他“在景晨酒店,跟叶菁一起。”

    邢臻难以置信,以他对厉庭琛的了解,厉庭琛应该对薄荷......

    “你亲眼看见的?”

    薄荷闻言,麻木的点了点头,而后补了一句“还没穿衣服。”

    邢臻倒是觉得其中有什么隐情,不过也没同薄荷讲,因为他是有私心的。

    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讨厌薄荷成天围着厉庭琛转,一个小女人,天天恬不知耻得很在一个男人身后转,很丢人,也很狼狈,奈何每次她这么狼狈,都会被他撞见。

    但看见薄荷这个样子,邢臻收起了一贯的刻薄,竟然安慰起薄荷“那又能怎样,一个男人,值得你这样?”邢臻是有私心的,但他自己也没发觉自己的私心,他以为他只是看不惯薄荷追着男人跑丢了颜面的样子,实际上,他是不想看见薄荷追着厉庭琛的样子!他自己也不懂,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

    薄荷哽咽了,“你不懂,你根本就不会懂,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一个人的身上,而希望在一瞬间破灭的感觉!”

    邢臻看不惯薄荷这么看低自己的样子“你为什么要把期望寄托在一个男人身上?你是一个个体,你是一个人,不是一个物品!”

    薄荷沉痛的闭上眼睛,眼泪顺着泪痕落下“你不会懂的,我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

    邢臻不解,以为是她爱厉庭琛爱得没有退路,恨她不争气的闭上眼睛“随便你!”

    薄荷没有感情的一句话飘进邢臻得耳朵里“我怀孕了。”

    一句话,四个字让邢臻心跳漏了一拍。怀孕了?厉庭琛表现的并不爱薄荷,为什么还会和薄荷**?

    心中异样的感觉遍布邢臻全身,邢臻察觉到这种感觉,烦躁的把大毛巾扔在薄荷腿上“自己擦!”

    然后就自顾自的上楼去了,走了几个台阶,而后又想起什么,调高了空调的温度,然后就上楼再也没下来。

    薄荷一夜无眠。

    她从没想过如果自己没有了厉庭琛会怎样,但事情却走到了这一步。

    离婚?想都不敢想,可现在现在除了离婚,还有别的办法吗?难道自己能忍受自己的丈夫在婚姻中拥有别的女人?

    薄荷,醒醒吧,给自己留点颜面吧。自己的家庭被叶菁的母亲毁了,自己的婚礼难道也要被叶菁毁了吗。

    算了,她认了。

    薄荷走了十个小时后,厉庭琛醒了。

    厉庭琛揉着阵痛的脑袋,抬眼看见这个陌生的地方,而叶菁正躺在床上,起了警惕“这是哪?”

    叶菁故作娇羞“庭琛,你忘了,你刚刚......”然后又欲言又止,让厉庭琛引发瞎想。

    厉庭琛冷眼看她“刚刚什么?”

    叶菁脸又红了三分“你还说呢!我都不好意思了,刚刚你欺负了人家呀!”

    厉庭琛嗤笑,拙劣的演技!“你不用装,我自己有没有发生的事,我自己心里清楚!”

    叶菁不依不饶,毕竟这样的机会难得“庭琛,你怎么刚刚欺负完人家就不认账呀!我可伤心了!”说着还附上厉庭琛的胸膛。

    厉庭琛一把推开她,已经开始不耐烦了“你想死吗?”

    叶菁趴在床上,不知如何是好,看来厉庭琛是真的不好蒙骗。

    厉庭琛穿好衣服,看了看腕表,已经十一点多了,薄荷应该等很久了。

    他瞪了一眼叶菁,憎恶道:“以后我会找你算账!”然后留下叶菁扬长而去。

    天刚蒙蒙亮,薄荷没有打招呼就离开了。

    路上她无数次想要怎么跟厉庭琛说离婚的事,如果厉庭琛哄她,求着她别离开,那么她该怎么选择。出租车停在厉庭琛的别墅门前,薄荷呼了口气,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你夜不归宿?”薄荷刚进门,厉庭琛坐在沙发上,周围散发着冷声,质问道,看起来像等了很久的样子。

    薄荷一愣,厉庭琛这么早就回来了?

    见薄荷不作声,厉庭琛脸上有上了三层冰“这是一个妻子应该做的事?”

    薄荷想了很多种厉庭琛跟她说的第一句话,可能是求她,可能是哄她,但从没想过,会是质问她。

    薄荷自嘲的笑了笑“那你呢?你做了丈夫该做的事?”

    厉庭琛跟薄荷结婚以来,这是薄荷第一次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

    厉庭琛皱着眉“一夜不回家,就长本事了?”

    薄荷已经无所谓了,心里仅存的一点点念想也破灭了。

    薄荷努力平稳着自己的情绪,“我们离婚吧。”薄荷平淡的吐出几个字。

    厉庭琛一愣,眸子变得深不可测“你再说一遍。”

    薄荷抬眼正视着厉庭琛“我说,我们离婚吧。”心一揪一揪的疼。

    厉庭琛的脸色又黑了三个度“谁教你的?”

    薄荷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稳“没有人教,是你在外面偷人,被我撞见了。”

    厉庭琛想起昨晚,懊恼的踢了一脚沙发,叶菁这个**跟我玩阴的?

    薄荷误以为厉庭琛是在跟她脾气,绝望的闭上眼,良久,丢下厉庭琛,自顾自的上楼去。

    厉庭琛低吼“薄荷!”

    薄荷没有理会,踏进他们的卧室,她终于忍不住一滴一滴的掉着眼泪。她这一生的梦想,在她以为终于结果的时候,出了这档子事,命运真是待她不薄。

    薄荷简单的收拾着生活必需品,又看了看衣柜,都是厉庭琛买的,她很少买衣服。叹了口气,走吧薄荷,给自己留点颜面吧。

    厉庭琛倚在门口“什么意思?”语气冷的吓人。

    薄荷闻言,头都没抬,依旧自顾自的收拾着行李,厉庭琛气急,一把打散薄荷的行李“你哑巴了?!”

    薄荷终于抬头看他“厉庭琛,你自己做了什么,还需要我来说吗?”

    厉庭琛也不退让“那又怎么了?你不是爱我么?这点事都受不了?”

    这几句话像针一样,刺着薄荷最后的自尊心。

    薄荷突然笑起来“谁说我爱你?厉庭琛,我爱的人一直都是喜欢肖沥学长!”

    厉庭琛危险的眯起眼睛,周围散发着冷气“你说什么?”

    腹黑

    娇妻

    总裁

    腹黑总裁

【更多精彩作品……】
梦幻的作品
好看的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