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在反派的雷区上反复横跳

骆星宇,姚依白《快穿:在反派的雷区上反复横跳》

简介: 姚依白死于非命,本以为一命呜呼的她,却被告知,只要攒够功德就能重生回到过去。  1.被入赘夫君和养子欺骗的软弱养母。  养子抢走女儿……

分类:女生言情小说

作者:佚名

主角:骆星宇,姚依白

状态:连载中(还没有大结局)

更新:2022-07-03 02:40

《快穿:在反派的雷区上反复横跳》精彩点评:

    姚依白死于非命,本以为一命呜呼的她,却被告知,只要攒够功德就能重生回到过去。

    1.被入赘夫君和养子欺骗的软弱养母。

    养子抢走女儿的救命药孝敬干娘,一家三口霸占了原主的家产还怪她害得他们母子分离,姚依白拍拍手,直接让他们整整齐齐滚出她家,看他们狗咬狗

    2.新婚夜被抛下的可怜原配。

    夫君将守寡表妹的儿子视若己出,本以为是有情有义,没想到寡是假的,孩子是夫君的,姚依白果断和离,反手就是一个举报将夫君一家子送进牢狱。

    3.流落在外的倒霉真千金……

    4.修仙宗门里被养做炉鼎的二师姐……

    精彩片段试读:

    映萱

    宋世文看看气愤不平的母亲,再看看满是委屈的妻子,一时间两相为难,没了言语。

    姚依白看着便宜女婿的窝囊样子就来气,一把将他从女儿面前挤开,扶住骆映萱的肩膀,语气坚定道:娘信你。

    说着,她朝丫鬟青樱吩咐道:照顾好你们家小姐。

    李大夫,还请您随我来。

    姚依白带着李大夫直奔另一间厢房,宋夫人还以为她要替骆映萱出气,对自己的大儿媳做出些什么,急忙跟在身后。

    亲家母,就算你心疼映萱,也不该是非不分,这事情明明就是她咎由自取

    既然贵府上大少夫人至今情况未明,你又说是我女儿将她推到在地致使她动了胎气,那大夫诊治了这么久却不见半点效果,这淮阳城里还有比李大夫医术更好的吗?

    姚依白推开大门,扫视几圈后直接来到内室掀开帘子,就见一个容貌明艳的妇人正好生靠在床上,神情难掩慌乱,一位着青衫的大夫正在给她把脉。

    一见姚依白等人,于碧涵当即捧着肚子哀嚎出声。

    母亲?伯母,你们这是?

    姚依白面色冰冷,审视的目光看得于碧涵心中发慌。

    听说大少夫人是被我女儿推到在地导致动了胎气,我特意请来李大夫给大少夫人看诊,大少夫人可千万不要客气。

    说话间,那位青衫大夫已经退了下去,李大夫上前来给于碧涵把脉。

    于碧涵心中慌乱,下意识将手往回一缩,姚依白冷笑:怎么,少夫人是看不起我骆家,还是看不上李大夫?

    还是说,你压根就身体无恙?

    宋夫人一看这个大儿媳的面色,就知道这件事恐怕另有隐情,听见这话也没说话,心中隐隐抽疼了起来,骆映萱落下来的那个孩子,可是宋家这一代第一个男孙!

    于碧涵不敢回答,只好将手伸出去,片刻过后,李大夫道:贵府少夫人身子康健,并无不适。

    姚依白看于碧涵躲闪的眸光就知道不对,她也不再多话,几步上前,抡圆了胳膊就狠狠打了于碧涵两个耳光。

    啊!

    亲家母!宋夫人又惊又怒,我儿媳还怀着孕,你怎么能下此狠手?

    她害死了一条人命,我就是打死她也不为过!

    姚依白冷声道:宋夫人现在知道心疼了?我女儿肚子里的可是你们宋家的孙子!

    说完,姚依白也不多做停留,转身就走出去吩咐女儿身边的丫鬟:收拾东西,去外头叫一顶软轿来,我们回府!

    提到孙子,宋夫人心中抽痛,狠狠的瞪了一眼大儿媳,一听姚依白要带着二儿媳回府,赶忙追出来:亲家母,使不得!映萱刚刚生产,身体虚弱

    岳母,映萱如今实在受不起车马颠簸啊宋世文急的抓耳挠腮,急忙劝阻道。

    我怕再留映萱在这里,恐怕明日就得来参加她的丧礼了!

    这里并不是骆映萱的院子,而是宋家人待客用的客院,但是离得也近,姚依白一吩咐下去,不过片刻丫鬟就收拾了两个包袱,等到软轿一来,将骆映萱抬上轿子,一行人便要往府外去。

    宋世文死死抓着软轿的栏杆,看向轿子上的妻子:映萱,你当真要走么?

    骆映萱别开脸,没有做声,宋世文又将哀求的目光看向姚依白:岳母,映萱身子虚弱,这路程遥远

    你要是再不松开手,映萱不等出门,恐怕就要疼死在这里了。

    宋世文手一松,软轿便出了门。

    姚依白冷眼看着这个便宜女婿失魂落魄的模样:我女儿跟着你受了这么多苦,如今更是被你的大嫂逼死了腹中的孩子,你要还是个男人,就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亲家母,这话可不能这么说,都是误会啊!宋夫人讪笑。

    姚依白眸光讥诮:误会什么?我女儿被害得掉了孩子是事实,你那大儿媳栽赃陷害也是事实,今日之事,若是你们宋家不给个说法,那我们只好到公堂之上,叫大人来主持公道了!

    姚依白眼中的凛凛寒光看得宋夫人心中一颤,她后知后觉的觉察到往日这个温柔随和的亲家母是真的不一样了,她是真的会告上公堂的,他们这样的人家最讲究名声,要是闹上公堂,一大家子脸面都没了,生意也会受影响。

    心中再怎么憋屈不忿,面上也得摆足了姿态,宋夫人跟着姚依白出了宋府大门,一路追到马车旁:亲家母,这件事是我们宋家的不对,我向您赔罪,只是映萱到底是我们宋家的儿媳,你这样贸贸然将她带了回去,外头还指不定怎么说呢,映萱留在宋家,我自会当给她一个交代

    我管旁人怎么说?姚依白上了马车,眸光冷然,讥嘲道,我是映萱她娘,我心疼我女儿被你们害得落了胎失去了不足月的孩子,旁人就是要说,也只会说你宋家家风不正苛待儿媳!

    宋夫人面色有些难看:亲家母,您这话也说得太难听了。

    就这么轻飘飘两句话就觉得难听了?姚依白冷笑,你再纠缠一会儿,叫百姓们都来看看,将这件事传扬出去,不如听听百姓们是怎么说的?

    宋夫人面上一僵,抬头一看,果然就见已经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只得咬着牙,退后几步,马车行驶起来,宋世文还想再追,却被宋夫人死死拉住。

    让她走!

    宋世文急道:娘

    宋夫人沉着脸:过几日就回来了!叫你媳妇在娘家修养几天,等身子养好了再回来,免得再和你大嫂起争执!

    夫人!夫人!有下人匆匆而来,大少夫人身体不适,您快去看看吧!

    想到姚依白打在于碧涵脸上的那两巴掌,宋夫人心头暗恨,拉着还想追出去的宋世文就进了府门。

    这厢姚依白带着骆映萱回到骆家,来到骆映萱原主女儿未出阁时居住的听雪阁时,就见已经有下人在里头打扫了。

    干娘喜欢莲花,我记得大库房里还有一扇绣夏日荷塘景色的屏风,快去拿来!骆星宇兴致勃勃地吩咐着,这个红木镶嵌贝壳花卉四条屏太老旧了,搬走吧。

    原主女儿虽然已经出阁,但还是时不时就会回来住上一两天,因此听雪阁时常叫人打扫,几乎就是骆映萱未出阁时的样子。

    骆星宇身后有蒋云义撑腰,也觉得向来对自己十分疼爱几乎是有求必应的母亲不过是一时气话,压根就没把姚依白临走时的话放在心里,竟然是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将听雪阁收拾出来,给他的亲娘住了。

    只见下人们就要将听雪阁内原本的屏风搬出去,姚依白冷笑一声:我看谁敢动?

【更多精彩作品……】
佚名的作品
好看的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