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重生,纨绔大小姐

安九辰,苏诺儿《浴血重生,纨绔大小姐》

简介: 一朝穿越,她是世人口中纨绔成性的废物大小姐,却因一句预言,家人被杀全族被灭,自己也落了个惨死的下场。 一朝重生,她一改前世的……

分类:女生言情小说

作者:佚名

主角:安九辰,苏诺儿

状态:已完结(已有大结局)

更新:2022-07-03 03:06

《浴血重生,纨绔大小姐》精彩点评:

    一朝穿越,她是世人口中纨绔成性的废物大小姐,却因一句预言,家人被杀全族被灭,自己也落了个惨死的下场。

    一朝重生,她一改前世的纨绔,绝代风华惊艳了天下人。世人只道她是改邪归正,却不知她重生而来只为复仇。

    从来只在云端的他却为了她舍弃了人人敬仰的身份,助她杀仇人助她保护家人。而她亦帮他光复旧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让天下重现锦绣盛况。

    “当初你以上邪诗赠我深情,如今我以江山为聘,你可嫁?”

    第3章

    顾,顾阁主?有人一声惊呼,有杯盏自手中掉落桌上的声音。接着众人像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一般,纷纷站起来看向缓步而来的顾若白。不问世事的阁主竟然下山来了将军府?一些人心里不禁打起了小九九。

    苏墨连忙起身迎接:原来是阁主,快请坐。显然对于顾若白的到来他也是惊讶的,连忙请顾若白入了座,生怕怠慢了他,比迎接太子还要恭敬几分。

    苏墨如此表现倒让一旁的安九辰心下稍安,看来顾若白不与任何人交好这是真的,不然苏墨也不会这么惊讶。只是......顾若白今日来是为什么?安九辰眸子里闪过一丝疑惑,不过稍纵即逝。

    小将军不必太客气,若白只是听闻这皇城中有个纨绔成性的大小姐,趁今日便来凑个热闹罢了。顾若白入了座微微笑道,同时看向苏诺儿,想不到今日一见,竟是若白听信了谣言。

    稍显清冷的声音响在正殿,一时众人脸上的表情有些精彩。

    亏他们还在心里苦苦盘算顾若白今日来是为了什么,想不到,竟是因为想看看将军府的大小姐苏诺儿?

    哦?阁主这一句,倒叫本宫好奇了。难道说外界传言竟有如此不可信?安九辰嘴角噙了一丝笑意,开口问道。

    外界传言将军府的大小姐不学无术胸无点墨,更是骄横蛮纵纨绔成性不服管教,是所有闺阁女子的反面教例。可今日若白所见,却完全不是传言那般。顾若白轻飘飘看了一眼对面女席上的苏霜儿,继续道,连妹妹都能当众侮辱自己的长姐,若白竟不知如今礼法制度已是成了摆设了。倒是世人口中骄横蛮纵的大小姐却并不理会,又说出那般通透的话来,可不是与外界传言不同?

    顾若白话音一落,好几人同时变了脸色。

    被当中打脸的苏霜儿气得几乎要哭出来,又气又恼,对上顾若白冰冷的视线,却不敢说出什么顶撞的话来,一张小脸硬生生憋成了猪肝色。

    安九辰饶有兴趣的看了看一直低头降低自己存在感的苏诺儿,似是漫不经心道:让阁主这么一说,本宫也觉得有那么几分道理,只是知晓的人知道阁主是谈论传言与事实,不知道的,会不会以为阁主是在为将军府的大小姐抱不平呢。

    若白初见大小姐而已,只是就事论事,不曾有什么袒护之心。

    气氛莫名的有些凝固。

    其他人面面相觑,以眼神交流。这是什么情况?太子和阁主较起真了?为了一个苏诺儿?

    处在事件中心的苏诺儿始终没有出声,就像是没有感受到压抑的气氛一般,忽略掉众人投来的猜疑或惊羡的目光,面上一片平静。

    可实际上,她心里早已是叫苦不迭。她也慌乱,生怕一个不慎就让人捕捉到可疑的把柄,可她只能脸上不显山不露水,装的比谁都坦然。

    还是殿外传来一声通报声打破了几乎要凝固住的气氛。

    皇后娘娘送来贺礼......小太监捧着一摞礼盒进来,高声道,小将军,恭喜恭喜呀,娘娘说了,小将军年纪轻轻就四处征战保家为国,是咱成安国男儿的榜样,特派咱家送来贺礼

    除了顾若白,其他人又是赶紧起身,待苏墨上前收了贺礼,这才纷纷落座。只是有低低的讨论声响了起来,倒也打破了先前的尴尬气氛。

    原来是皇后娘娘,苏诺儿轻轻舒了口气,没了压抑的气氛,神色轻松了不少。皇后娘娘与苏诺儿的母亲素来交好,即使苏诺儿母亲离世后也是对苏墨苏诺儿照顾有加,每年二人生辰,也会派人送来贺礼。是她多心了。

    有了之前的小插曲,众人倒也知趣的不再提别的,推杯换盏谈笑风生,殿上的气氛又重新活跃了起来。

    安九辰看了一眼苏诺儿,又看向顾若白,见二人真的是不认识一般,自顾若白来了苏诺儿连看都没看他一眼,二人表现再正常不过,可他天生的多疑却总让他觉得,这两个人之间有点奇怪,可至于到底是哪里奇怪,他却没能看出来。正当安九辰望着苏诺儿出神的时候,他身边的侧妃柳芊芊见此,不由得心生不满,眼珠一转随即嘴角浮上笑意。

    今日宴会如此热闹,不如我们来行诗令助兴如何?侧妃柳芊芊嫣然一笑,看着安九辰似撒娇道,不知殿下觉得如何?

    安九辰点头:你喜欢便开始吧。

    太子都点头了,其他人只好附和着说可以。见此,柳芊芊脸上笑意更深,说起了行诗令的规矩:那就先由我们女眷开始吧,排首第一位先作诗,诗的主题由自己来定,最主要的是讲究新奇令人耳目一新,若是作不出来或者作出来的诗不符合条件,那便罚酒三杯。如何?

    众人一听,这规矩倒新奇,便纷纷来了兴致,看向女席上首的苏诺儿。

    苏诺儿勾唇一笑,太子侧妃虽是坐在对面,但也是女眷,不如侧妃起个好头,好让我这并不懂诗的人接下去。当她眼瞎看不出柳芊芊眼里的幸灾乐祸吗?什么行诗令助兴,分明是欺负她没读过几本诗经想看她笑话罢了。

    这......既然如此,那本宫便献丑了。柳芊芊心里不屑,认为苏诺儿明显就是不会,既然如此,得趁着这个机会让她好好丢脸才行!柳芊芊清了清嗓子道:新年刚过,那便是,百世岁月当代好,千古江山今朝新。

    柳芊芊话音一落,自然少不了有人捧场:好诗好诗,太子侧妃果然饱读诗书,才华横溢啊!

    是啊是啊,百年岁月千古江山,真是好诗。

    苏诺儿差点没被茶水呛着,看了一眼那些卖力讨好的人,眼角直抽抽。不是说要新奇吗?不是要耳目一新吗?作了一副对联还拍马屁,果然皇室中的人脸皮一个比一个厚。看着众人又看向了自己,一个个的满脸想看热闹的表情,苏诺儿直想翻白眼。

    还没等她说话,坐在她旁边的夏绾绾却开了口,面露为难向她道:诺儿,若是作不出来便不要为难自己了,想来太子侧妃也不会真叫你挨罚的。夏绾绾一脸我是为你担忧的表情,接着向侧妃柳芊芊恳求道,娘娘,诺儿素来不爱读书,叫她如何作得出比您的还要好的诗来,这罚酒三杯,就免了吧。

    苏诺儿一脸见鬼的表情看向夏绾绾,这就是所谓的中国好闺蜜嘛?这是为她担忧还是当众打她脸让她更丢脸呢?这个夏绾绾,从宴会开始就一直没怎么说话,她还以为夏绾绾转了性子,合着大招在这等着她呢?

    柳芊芊一脸可惜:是本宫考虑不周,竟忘了诺儿妹妹是不读诗书的,只是这规矩不可废,罚酒三杯,还是要有的。

    哎呀诺儿,这可如何是好,早知我教你识些字就好了,不然今天也不至于作不出一句诗来。夏绾绾一脸的愧疚,等明日我教妹妹识字吧,这样也不会有人笑话妹妹了。

    噗嗤有人憋不住笑出了声来,连忙捂住了嘴巴,但其他人也是低低的笑了出来。真是笑死了,原来将军府的大小姐真的是大字不识一筐,空有相貌却无墨水,竟连一句诗也作不出来,身为一个女子,还能不动声色的坐在这,脸皮真是够厚了。嘲笑自然大都是来自以苏霜儿为首的女子,她们本就不满苏诺儿,好不容易有个正大光明嘲讽她的机会,怎么可能会放过。

    真是羞死了。

    幸亏从小跟着先生温书,不然像今天这样丢人,恐怕再没脸出来了。

    不会就不会,还不赶紧罚酒三杯,真是让别人也跟着丢人。这一句神补刀,自然是苏霜儿。其他人也跟着低笑,不过是因为这是在将军府,稍稍收敛一些而已。

    对面的苏墨早已是黑了脸,直看着苏诺儿,看她还是一脸淡然便稍稍放了心,他这个妹妹,总是会有让他想不到的惊喜之处,呵,那些人,就等着被打脸吧!苏墨黑着脸,一旁的人却都以为他是恼怒苏诺儿给他丢了脸,暗中等着看热闹。

    怎么,这罚酒不喝吗?柳芊芊扬声问道。

    呵......苏诺儿低低笑了一声,突然抬眸看向柳芊芊,侧妃急什么,诺儿还没说要放弃作诗,怎么就要喝罚酒了?

    诺......

    还有你,夏小姐。苏诺儿猛地看向夏绾绾,打断了她的话,道,作为我的闺中好友,你是不是应该站在我这边期盼我能作出好诗来呢?而不是引导着别人当众打我脸,不是吗?

    夏绾绾一下子变了脸色:诺,诺儿妹妹,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作不出诗来也不必迁怒于我呀。说着,眼眶已是红了,一副受尽委屈的模样。

    见夏绾绾如此作派,是铁了心的让她落个粗鄙凶悍的名声。苏诺儿心里直想反呕,她这是做了什么孽,认识了这么一个奇葩?

    既然你不肯喝罚酒,那便作诗吧!也让我们瞧瞧将军府大小姐的风采。柳芊芊心里对苏诺儿鄙夷,面上却笑得温婉。

    苏诺儿浅浅一笑,说道:昨日去茶楼听了一出戏,戏中主角的感情故事很是叫人感伤,那诺儿便作一首爱情诗。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夏雨雪。

    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清脆好听的少女嗓音响起,却是吟出了一首令人为之动容的坚贞爱情。

    诺儿吟完诗,便不再多话。想用作诗来为难她看她的笑话?做梦!她是作不出什么好诗来,可她背过那么多的唐诗宋词呢,随便拿出一首不就轻松碾压你们这些渣渣。苏诺儿心中碎碎念:感谢汉代大神佚名......就这一首她背得最熟,刚好拿来借用......

    咳......对于借用古人的诗来装逼的某人表示毫无压力......

    不知这一首,可否够令人觉得耳目一新?

    听到苏诺儿这样问,众人这才回过神来,一时竟有些不知该说什么。因为他们根本就未曾听过这样的诗,确实是被苏诺儿惊艳到了,若要真的开口点评,倒害怕自己说错平白会错了这首诗的真正意境。

    突然有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真是好诗!一个身穿鹅黄色衣服的女子站了起来,一脸兴奋道,我竟是第一次听到这么荡气回肠的爱情诗,没有靡靡之音,没有自哀自怜,却是将对爱情的誓言说的如此热烈。想不到大小姐竟有如此才华,不知清荷日后有没有机会再向大小姐讨教一二?

    这女子名叫苏清荷,家里父亲是朝廷里的一个二品官员,今日宴会跟着父亲哥哥一起来了,想不到竟叫她发现了一个合眼缘的苏诺儿,当下惊喜,便一心向着了苏诺儿。是谁说你作不出诗来的?叫我看,这诗就算是当今学士也作不出来,真不知道方才嘲笑你的人脑子是不是坏掉了,这么想看你的笑话,真不知道是存了什么心思。

    苏清荷自小被家里宠着,一向是有什么说什么,最看不惯苏霜儿和夏绾绾的那副嘴脸,这不苏诺儿还没委屈,她就直接忽略掉父亲和哥哥对她使得眼色替苏诺儿抱不平了。

    这倒让苏诺儿有些惊讶,同时心里也是有些高兴,没想到这些人之中还有如此真性情的女子。

    诺儿很开心,能遇到真正懂诗的人。也很开心,能遇到一个素不相识却为她打抱不平的人。

    你这话什么意思,明着暗着在骂谁呢?我大姐目不识丁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如今只是作了一首诗而已,也值得这么骄傲?苏霜儿却不干了,这不是明摆着骂她的吗?居然还有人帮着苏诺儿这个贱人,真是气人!

    苏清荷也不示弱,当即回了过去:呵呵,我又没有指明道姓,二小姐却急了,怎么,这是急着对号入座哪?

    你!!苏霜儿脸都白了,显然被气得不轻。

    夏绾绾柔柔弱弱的开口:不知这位苏小姐是得了别人多少好处,竟如此不留情面,好歹都是女子,为何如此咄咄逼人?

    夏小姐。

    不等苏清荷开口,苏诺儿倒先笑了,夏小姐这是在指责清荷小姐说了实话吗?

    诺儿妹妹你......

    别叫我名字,也别叫我妹妹叫的这么亲,我只知道我娘只生了我哥哥和我两个,不曾有什么姐姐,夏小姐饱读诗书满腹笔墨,又是温婉知书达礼,还是别乱认亲了吧,省得我这么一个胸无点墨的人丢了夏小姐的脸。苏诺儿忍得够久了,本想着今日哥哥生辰宴她不想额外生事,能忍得便就忍了,可这夏绾绾苏霜儿联合柳芊芊一起来欺负她,当真以为她看不出来吗!苏诺儿本就因为前世的事对夏绾绾恨的牙根痒痒,现在她还屡次欺辱,真是叔能忍婶儿不能忍!

    人人不是说她苏诺儿纨绔成性嚣张蛮横吗?那好,今日若不叫你们见识见识什么才叫纨绔什么才叫嚣张,她就不是苏诺儿!

    我苏诺儿承认自己是爱玩爱闹了些,又不爱读书只爱舞枪弄棒,半点也无一个女子该有的样子。可谁又规定女子便不能活得逍遥自在了?谁又规定女子必须要饱读诗书温婉知礼了?我是被人说的大字不识一筐,可又是谁传出了这样的话毁我名声?我目不识丁,那今日各位收到的请帖是谁写的?我不识礼数,那今日各位吃好喝好玩得好又是谁早早安排好的?我骄横蛮纵嚣张,那庶妹屡次当众令我颜面扫地我为何不恼羞成怒?方才有人那般嘲笑我时又何曾见我变过脸色?呵......就拿刚才作诗一事来说,我还未说什么呢,夏小姐就着急为我扣上大字不识一个的帽子,若我要是痴笨一些也就信了夏小姐是真心为我好,可偏偏我苏诺儿不是傻子!自家妹妹帮着外人屡次落我颜面也就罢了,可不顾今天的场合不知道维护将军府的颜面,我倒真想问问我这个庶妹,到底是存得什么心思?

    苏诺儿直直地看向苏霜儿,目光微冷:若是今日我这诗没作出来,说不定明日这皇城中就会传遍了将军府大小姐粗鄙不堪如此丢人之事,至于这传话之人且不去猜测,我丢脸也不碍事,左右天下人都知道我胡闹,多了这一件也无妨。可今日这是我哥哥的生辰宴,这是在将军府!今日发生的所有事情无论大小都牵连着将军府,我丢脸不要紧,可我不能让将军府丢了颜面!又冷冷的扫了一眼夏绾绾,哼了一声道,真当我是傻子吗?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清楚?只是不屑于耍那些令人作呕的卑鄙手段罢了,谁给的自信一心认为我是个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我苏诺儿自认不是什么心善之人,左右不过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若是人要犯我,再一再二不再三,休怪我苏诺儿斩草除根!

    苏诺儿的话久久回荡在大殿之上,众人一时脸色变幻不定。

    什么叫狂妄,什么叫嚣张,这就是了。

    可怎么,莫名觉得她说的其实很有道理呢......

    一直没有说话的顾若白忽地无声笑了,低头把玩着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看向苏诺儿,他就知道,这才是他的诺儿,这才是真正的苏诺儿。

    这时几乎所有人都看着夏绾绾和苏霜儿,心里竟有些同情她们两个。啧啧,惹谁不好,非要惹了苏诺儿,这般狠的话,几个女子能受得住?

    哇......苏霜儿竟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掩面哭着跑了出去。

    夏绾绾也没好到哪里去,脸上一片苍白,强忍着哭出来的冲动死死咬住了下唇,低头承受着众人或同情或鄙夷的目光,指甲早已掐破了手心。苏诺儿!苏诺儿!苏诺儿!该死的!竟然敢这样对她!苏诺儿,等着吧,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跪在我脚下生不如死!夏绾绾心里恨极了苏诺儿,若不是苏诺儿这个贱人害她,她又怎么会如此丢脸!

    安九辰不满的瞪了一眼身旁的柳芊芊,开口道:左右不过是个游戏,还是不要坏了大家的兴致,就此揭过吧。

    苏诺儿闻言心里一声冷哼,低头未语。她不敢抬头看着安九辰,不是怕他是太子,而是怕她眼里的恨意太过骇人让他察觉到,更怕自己一看到他就恨不得冲上去杀了他!

    苏墨却叫了歌舞上来,直接不玩那什么行酒令了,今日这些人就没安什么好心,还如此欺负他的妹妹,要按平时他的脾气也早就忍不了了,偏生昨夜里爷爷早早就交代了,不准生事,要处处小心,否则今日妹妹受气他第一个不答应!

    太子殿下说的是,如此令人不愉快的游戏,还是不要玩了。苏墨拍了拍手,叫了歌妓舞女上来,嘴里却赔罪道,今日若是让诸位不愉快了,倒是我将军府招待不周。我自罚三杯,权当赔罪。

    哪里哪里,小将军这是说得哪里话,今日宴会很是热闹嘛,哪里来的什么不愉快。一个精明的官员连忙开口,开玩笑,说到底又不真是将军府的错,哪里能让苏墨真喝了这三杯酒给他们赔罪?况且这皇后娘娘可是对将军府极为照顾的,就算他们真有不愉快,哪里还能拿出去说?除非你嫌日子过的太舒服。

    几个极会捧场子的人这么一附和,气氛又热闹了起来,这次总算没再有什么幺娥子出现了,一直热热闹闹的到了宴会结束。

    宴会结束,宾客三三俩俩的走了,安九辰见顾若白依旧坐在原位自顾自饮酒,似是没有耐心和他耗下去一般,领着柳芊芊走了。外人都走了,苏墨立即拉着苏诺儿左看右看检查着她有没有哪里受伤,一脸心疼道:都怪哥哥,是哥哥没有保护好诺儿,让诺儿受欺负了。

    对于自家哥哥的宠妹程度苏诺儿是又感动又无语:哥,我没有受伤,又没有打架,受得什么伤?再说了,我也没有受气嘛!

    闻言苏墨稍稍放了心,又看向顾若白:我说你小子,人都走没了你还装什么不认识我们?快别喝了,有什么事赶紧说,说了赶紧离开,省得让人起疑。

    谁知顾若白放下酒杯径自走了过来,身形有些摇晃不稳,走到苏诺儿身边,直接靠着她的肩膀倒了下去。也没什么事,就是不胜酒力有些醉了,如今天色已晚,还望苏墨哥哥收留若白一晚。

    苏诺儿下意识想推开他,却见他气息平稳清浅,竟是已经睡着了,又见他一脸倦容。苏诺儿眼底闪过一丝愧疚,他这般样子,不会是昨晚她做的事被发现了吧?

【更多精彩作品……】
佚名的作品
好看的小说推荐